頑石日誌
最後  (2008/11/15)


        這是《生日快樂,明天》的最後一場演出。

        說真的,我還真沒料到自己又再度上台,也沒料到自己會演著新的角色,我想著「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。」這句話,偏偏,在這時候想起,似乎有點殘酷。

        「最後。」

        到底有多少人了解「最後」的涵義?

        文勃在上台最後10分鐘前,跟我說:「這場劇演到這個時候,還有多少人記得這是一場紀念仁博的劇?人事來來去去,角色也因各種事件而改變,他只希望一切趕快結束,演完這最後一場,算是種解脫。」

        當時,我原本想要回應他,不過我怕我又長篇大論,畢竟,那是演出前最後的十分鐘。

        後來,小花在開演前,當投影片正在放映時,要我對她說一些感性的話,讓她可以進入情緒。我對她說:「這是《生日快樂,明天》的最後一場演出,對我來說,這是大家一起紀念仁博的最後一次,每次我在演這齣劇,其實心底並沒有太多感受到紀念仁博的情緒,然而,卻往往在某個時刻,了解到,我們這群與仁博有關、間接有關、無關的人,正共同在為仁博做著某件事情,這件事情無論內容多寡,有沒有任何紀念意義,都是一場共
同的回憶,對我來說,這是大家一起共同回憶仁博的最後一次,所以我們更必須去把握,而我並不感覺到憂傷,也許,之後我只能一個人在某些感性的時刻,又回憶起他,只有我一個人,不過,我似乎已經可以接受了,正如同最後老婦對美美說的那些話,各式各樣的情緒,是好是壞,我們的確都必須接受,而那些美就深藏在我們心底,最後,我們都必須走過。」最後,我又長篇大論了,雖然有些話我並沒有在現場就跟小花說,但是在
心裡面,的確我又說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    演出前的一個禮拜我試著去想「忘記」這件事情。我曾經很害怕忘記,可是到後來我不得不承認,人的大腦功能,「忘記」是跟「記得」同樣重要的東西。我們忘記傷痛,是為了讓自己能夠繼續前進;我們記取傷痛,是為了讓自己不再錯過美好,更加把握現在與未來。不管如何,這是《生日快樂,明天》的最後一場演出,不管怎樣的結局,都是完美的happy ending,無論抱擁著怎樣的缺憾,無論會面對怎樣的明天,我仍然期待著下一場劇,在茫茫未知的人生中繼續上演。

        而我依然會想起這齣《生日快樂,明天》

關於生命,每個人都有一塊任誰也無法踏入的荒園
若非緣分,我們便如同陌生人般擦身而過
因此   我們要反覆地歌頌
生日快樂
在你我重逢的時刻

           (撰文:毛先生)

 

 


 




 
Top
Tel:04-2310 2262. Fax:04-23102462 地址:403台中市西區大墩19街七號11樓之三(麥克阿瑟大樓)
  頑石劇團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2004 Stone Theatre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