頑石日誌
我期待,有一天我會回來。  (2007/6/15)


        一走進這個地方,便不自覺地被一件小東西吸引住,那是一本封皮和書頁都已經龜裂皺摺的薄書,靜靜放置在桌燈旁。燈是仁博最愛的小黃燈,書是仁博隨身攜帶的筆記─「百年樂章─四季紅」,裡頭密密麻麻寫滿潦草的筆跡,筆跡是我們熟悉的,紀錄了他在頑石的工作和生活,每一個字都是他生命的點滴。小桌旁,有雙鞋,鞋旁有盞立燈,燈上掛了件在眼熟不過的棉質白上衣,全都是仁博房間的擺設,但這裡不是仁博的房間,這裡是清華大學合勤演藝廳的入口。

由於仁博的房間租約屆滿,即將移交給下一位房客,文勃、冠甫等團員已先把仁博的東西都裝箱收拾好。仁博東西本少,他清雅的房間,沒有了人,如今顯得空蕩冷清。我們挑出仁博最愛的擺設、書籍、衣物,加上文勃住處的花花草草,還有二十餘張仁博的大幅照片以及簡單的文字作品集,佈置清大的仁博追思會展場。走進展場,就如同走進了仁博的房間,走進仁博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 選在合勤演藝廳是有其特殊意義的,因為郎老師的戲劇課近幾年來的期末課堂呈現都是在這個表演廳。仁博每個學期末都會花許多時間幫學生排戲,又磨又刁,讓學生又愛又恨,印象深刻。仁博與郎老師的火花就是在這裡碰撞出來的,後來的文勃、睿德、韋傑、崇翰、郁菁、冠甫、毛怪等所有從清華到頑石的人,都如同當初的仁博一樣;合勤演藝廳匯集了許多人的記憶,彷彿可以從空氣中聞到當時的味道,聽到當時的話語。

        校方的師長和仁博的資工系同學,以及因為修過郎老師的課而認識「助教─仁博」的其他同學,還有仁博的家人都到場了,追思會即將開始,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隻紙鶴,準備投入藤籃中,象徵對他的思念。當然,這些不過是儀式,追思在很早之前就已經開始,而且這個思念不會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 追思會的最後,鄭爸爸領著所有人唱張雨生的「我期待」。我們期待,有一天他會回來,然而有一天,我們也必須互道goodbye(許文勃 )




 
Top
Tel:04-2310 2262. Fax:04-23102462 地址:403台中市西區大墩19街七號11樓之三(麥克阿瑟大樓)
  頑石劇團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2004 Stone Theatre. All Rights Reserved.